Ali-啦啦啦

常年智障没得救了

[IE]关于按摩的二三事

IE段子  《关于按摩的二三事》
“易恩,最近好累啊,有空去按个摩吧。”马振桓揉着腰建议着。
其实这句话易恩今天已经听过两次了,甚至前两天睡前,马振桓也这样提出过建议或自顾自念叨过。比如,“诶呀,果然该按一按,肩膀好酸。”,又或者“诶,易恩你说剧组会不会帮我们请按摩师傅呀?打戏很多诶!”……诸如此类,他大概真的很想去吧?
马振桓如果真的那么想去的话早就自己去了吧?
易恩这样想着,心里暗戳戳的得意——他的马马就是想要他陪~陪就陪咯,谁叫他是他哥?不光是陪,他还要找超厉害的师傅,顺便偷师,然后再把他的马马揉的酱酱酿酿!马马的肌肉看着就超好揉哇……
两天后早上
“走吧,马振桓,换了衣服我们出去吧!”易恩边换衣服边这样跟马振桓说着。
马振桓把视线从剧本上挪开,大眼睛望着易恩,问:“出去哪?”
其实刚起,马振桓还有点懒洋洋的,没什么想出门的意思。
“走吧走吧~你易恩哥带你浪~”
“别闹,到底要去哪?”
“带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啦~”
“哈?”
“走啦走啦,秘密秘密~”
说罢,自称易恩哥的小屁孩就把半推半就的马振桓拖去换了衣服,带出了门。

“嗯?!”等易恩把马振桓半蒙半哄带来,马振桓看清门上的招牌,眼睛突然一亮,“易恩……”
马振桓想说点什么表示自己的感动,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中文词汇量着实单薄,不知如何开口。
“叫你易恩哥干嘛啦?进去啦~”小屁孩尾巴要翘上天了。
“好啦好啦,易恩哥易恩哥……”
“哼╯^╰”

妈呀妖姬真好看!咸鱼这么久,渣画工体现不出妖姬的神颜和气质……我……面壁

阿黎是条咸鱼……如果真的画细节的话,可能会死……老谈真好看真好看嘤嘤嘤嘤嘤,谈还是那个神采飞扬的月才子,还是那个眉目清逸的脱俗仙子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脑洞

      邓九五一党事毕,谈无欲一人回到无欲天。鬼使神差的,又翻开用以诱骗阴谋家的《一莲托生品》,抚摸着自己写下却不属于自己的字迹,终是叹了口气。
     “剑邪一事,谈无欲有愧……”道者垂眸而叹。
      忽而风来,帘动,火动,谈无欲衣袂浮动,似是有人扶住那单薄的背影,道:“缘法自然,不必抱愧……劳施主费心。”
      “以谈无欲之能,谈何费心?”
      “然也。”
      “哈!”

(ps.突如其来的脑洞,本来是想画图来着,但好像不知道怎么画一莲托生……一堆白骨吗?谈谈果然百搭,怎么都不太违和。)

在桌子上瞎涂日月才子……微笑的老素和偷看老素的老谈hhhhhhhh

就这样了吧……本咸鱼要废掉了……新学期课好多……哭哭哭哭

燕归人这个姿势可以说是很少女了

圆圆的阿离嘎嘎嘎嘎

远山出云岫